产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 d88.com体育推荐 > 选民们已经决定了,就由你来当这个总统

选民们已经决定了,就由你来当这个总统

时间:2022-08-02 13:3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html模版选民们已经决定了,就由你来当这个总统

前段时间乌鸦同大家关注了韩国总统大选的结果,现执政党韩国共同民主党输掉大选,当然党内得有人负责,因此该党最高委员会引咎辞职,同时为应对丢失政权成立了一个“紧急对策委员会”。

这个委员会什么水平呢,这么说吧,就相当于当前该党的最高机构,“委员长”即相当于临时党魁。而在这套领导班子里,一位共同委员长非常引人注目。她就是年仅26岁的朴智贤。

如此年轻便当选民主党临时党魁,这样的履历难免让人怀疑背后有什么交易,或者她是不是韩国官二代、财阀二代。但其实朴委员长出身并不显赫,也不是靠长得好看脱颖而出。

短短两年多前,她还是个普通的实习生,和同龄人没什么不同。

但“N号房”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关于“N号房”,相信大家都不陌生。

在虚拟空间中,竟然存在着一个猎奇骇人的房间,里面有身上刀刻着“奴隶”字样的女性和姿势怪异的裸体,她们的个人情报是免费提供的,“一起强奸吧!”一词对里面的男性来说就像问候语一样。

两年多以前,韩国人突然被这样一则丑闻惊醒,这种让人觉得恐怖的恶,冲击了整个社会的价值观。

而掀开这块罪恶黑布的人,是两名实习记者组成的“追踪团火花”,其中网名“火花”的女生便是这位朴智贤。

凭借对“N号房”的揭发和追踪报道,朴智贤一战成名,从新闻社的实习记者,一举成为了韩国家喻户晓的社会运动明星。

就在本届韩国大选期间,朴智贤以年轻一代女权人士的代表身份加入共同民主党,支持候选人李在明。在大选后,她便作为年轻化、多元化的象征成为民主党代表,肩负率领民主党参加地方选举的重任。

两年前还是个普通新闻系毕业生,两个月前还是个没有党派的素人,如今便执掌韩国第一大党的党权,真可以说算是坐着火箭起飞的政治生涯了。

不过,虽然朴委员长的年龄和履历让人震惊,但这样的政治素人崛起速度,在近年来的西方“民主”国家中,却并不罕见……

不少几个月前还在单位打卡上班的人,通过一阵旋风击败年高德劭的政客、经验丰富的官僚,成了政治领袖。

可这些看起来更“民主”的人选,真的适合他们的岗位吗?

朴智贤委员长只是在韩国收割了一波人气和关注度,如今全世界的最顶流政治人,非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莫属。

一个多月以前的2月24日,俄军开局便营造出“速胜”的样子,美国情报机构认为基辅最多支撑一个礼拜,德国甚至觉得乌克兰十几个小时就会全部沦陷。

当时,还有美国官员向泽连斯基建议一起跑路,没想到这位执政向来无能的喜剧演员总统断然拒绝,撂下一句“I need ammunition,not a ride”(我需要的是弹药,而不是搭便车),便开始了他的表演。

泽连斯基先是在基辅不断录小视频证明自己仍在基辅,并且时不常讲一些鼓舞士气的话语,稳定乌克兰的民心士气。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其实前两天乌鸦跟大家回顾了一下这位“职业演员”一举成为总统的故事。

毫无疑问,这位当然也完全是实打实的“政治素人”。

当年泽连斯基跟“政治”的唯一关系,就是那部政治喜剧《人民公仆》,当中对乌克兰政坛做了辛辣的讽刺。

各位,记住这个“对政坛的讽刺”。

泽连斯基饰演的中学历史教师瓦西里误打误撞当选总统后,拒绝与寡头、贪官合作,大力惩治贪腐以及其间发生的各种趣事,有评论认为此剧是近年乌克兰最受好评的电视剧。

凭借这部剧积累的高超人气,2018年下半年,虽然并未表态参选,泽连斯基的民调支持率一直排在2019年乌总统选举各候选人前列。

2018年12月31日夜,乌克兰1+1电视台依惯例应该播出时任总统彼得?波罗申科的新年贺词,然而电视台却在这一时段首先播出了泽连斯基的新年问候和参加选举的声明。

宣布参选时,据评级集团、基辅国际社会学研究所等机构的民意调查,泽连斯基支持率为11.40%,仅次于排名第一、支持率20.70%的尤莉娅?季莫申科,小幅领先排名第三、支持率10.30%的波罗申科。

1月21日,“人民公仆党”特别代表大会在基辅举行,泽连斯基被推为党主席、总统选举候选人。2月初,民意调查显示,泽连斯基支持率已经升至第一位。

其实一开始泽连斯基的政治立场,未必能中正倒向反俄西向的乌克兰“民意”。

泽连斯基生于乌克兰东部,母语为俄语,竞选时自称正在努力提高乌克兰语水平,还表态反对乌当局对俄罗斯节目的播放禁令。

他当时甚至还支持2014年被“颜色革命”推翻的亲俄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这在当时的乌克兰非常政治不正确。

然而2019年4月21日乌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泽连斯基得票率为73.22%,波罗申科为24.45%。泽连斯基的得票率刷新了乌总统选举的纪录。

就这么一位无政治经验,无政治团队,甚至曾亲俄,不会说乌克兰语的演员,最后竟然当选了乌克兰总统,可不可笑?

确实可笑。但是乌克兰人民也没有办法,因为他们对乌克兰传统政治精英,太失望了。

在苏联行将倒下的时刻,乌克兰党的领袖克拉夫丘克不顾本国工业与其他加盟共和国之间的互补性,操纵了乌克兰的独立,使得乌经济顿时遭遇困难。

乌克兰独立后,工业私有化中的腐败愈演愈烈,通货膨胀率大幅飞升。全球最大的运输船队??黑海航运公司被卖给了外国人,为了偿还那些根本不存在的债务。

而在外交领域,克拉夫丘克放任亲西方的民族主义者攻击俄罗斯,导致两国关系恶化。

在1994年的大选中,库奇马高喊打击腐败、重建经济、与俄合作的口号,赢得了失业工人的广泛支持,一举击败了民望跌穿地板的克拉夫丘克。

可民望很高的库奇马干得又怎么样呢?

不能说和克拉夫丘克十分相似,只能说是一模一样。

库奇马在贪腐问题上比克拉夫丘克有过之而无不及。克拉夫丘克卖了黑海的船队,库奇马把国营的天然气、钢铁厂、机床厂、管道厂、轮胎厂……简短截说,就是乌克兰能卖的东西,他都给卖了。

在这个“卖国”过程中,谁得了最大的好处呢?库奇马的女婿平丘克……

一个更比一个贪。接下来上台的是尤先科,老百姓们想着,开心8com,贪腐看来没办法了,这次选一个懂经济的,把生活搞好吧。

尤先科是读经济学出身,苏联时代就是国家银行高官,乌克兰货币格里夫纳之父,在担任乌国家银行行长期间政绩卓越。在1998年俄罗斯金融危机中,他成功稳定货币价格,抵挡了物价通胀的冲击。

结果,没想到这个专家一上台就变成了砖家,他的减税政策导致政府濒临破产,这次乌克兰老百姓可惨了,以前的政客卖国起码大家还能上学、看病,经过尤先科这么一折腾,学校和医院都不能正常运作了……

其后的亚努科维奇和波罗申科也不用说了,一个是克林姆林宫的傀儡,一个是培植法西斯新纳粹屠杀本国人民的巧克力奸商,这二位可称得上政治疯批界的卧龙凤雏了……

当然也不能忘了一直在莫斯科和布鲁塞尔之间左右横跳,为了钱和权力卖国卖得毫不眨眼的季莫申科“公主”。

乌克兰人民自从苏联解体之后,搞“民主”政治搞了30年,选了官僚、专家、学者、寡头,但选来选去都是这么一群贵物,让他们怎么能不对政治体制和政治精英感到失望呢?

经济凋敝,政治恶化,克里米亚公投入俄,东部两州尸山血海,这样的绝境之下,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好了,就在这个关口,历史的进程把泽连斯基这么一个形象相对清白,不涉及过往腐败以及肮脏内幕,而且至少在荧幕上呈现出反对和讽刺现行精英政治的素人放到他们面前,乌克兰人民的选择就变得可以理解了……

纵观近几年中掀起风潮的政治素人,美国前总统特朗普面临的环境其实大同小异。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两党建制派治国无能,坐视危机蔓延,失业率暴涨,他们一步步丢掉了自己的信任分。

所以,川皇才能从特朗普大厦的扶梯缓缓降下,开启了一段奇幻的竞选之旅。

总之,面对各种危机,传统政治精英的无能和腐败让民众倒向素人,这个责任,到底是谁的呢?

其实素人身份本身带来的亲近感,本来就是他们的优势之一。

长时间在议会或者政府内从事政治工作,会让政客脱离自己的选民,脱离社会的日常生活,变成高高在上的代名词。而素人则因为对平民生活有些了解,会给人亲近的感觉。

拿美国来说,近些年素人政治的成功者绝对不止懂王一个。2018年,美国民主党内的第四号人物、佩洛西的接班人乔?克劳利就是个脱离现实进而丢掉位置的象征。

老乔是纽约第14选区的众议员,但是他本人却并不住在这个选区内,他嫌弃这个选区太破,没有好的学校让他的孩子读,所以他选择住在“千里之外”的弗吉尼亚大别墅里。

他不但自己不在选区住,他甚至连竞选的时候都不露面。

原因很简单,这是一个意大利人很多的选区,而老乔本人就是意大利后裔;本选区内部的工会与民主党深度绑定,这些人也支持老乔的。老乔同时兼任民主党在本地的主席,所以党内几乎没有人可以挑战他。

党外就不用说了,这个选区民主党支持者超过8成,共和党完全没机会击败他。截至2018年,他已经在这个选区连任了10届。

躺着就能来票,谁还努力呀?老乔根本不用担心自己会落选,每两年一次的投票,更像是确认一下老乔的资格,给他来个背书罢了。

长时间这么安稳的职位,让老乔完全变成了一个怠惰的政客,与选民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但是,2018年,民主党内崛起了一颗素人超新星,让老乔这位国会议长候选人变成了最大的背景板。

这个人就是亚利桑德拉?奥卡西奥?科泰兹,昵称AOC。

这位素人“素”到什么程度呢,说起来比咱们开篇讲的朴智贤不遑多让。当时报名参加民主党初选的AOC只是一位酒保,每天在两家酒吧打工。

支持她出马的是民主党内部的“正义民主党人组织”和“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党”,名字说起来响亮,但支持者寥寥,募款能力也非常堪忧。

她的募款方式只能是给每户人打电话,求爷爷告奶奶一般央求对方捐出50或100美元。

而乔?克劳利刚宣布参选,随便就从大公司轻松得到了几百万美元的资助。

从知名度上相比,双方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纽约人都认识老乔,但AOC?sorry,没听说过。

更可悲的是,由于没钱,AOC和她的团队一直没钱做民意调查,她连会有多少人支持自己都不知道。

不过,素人的良好形象以及老乔的狂妄,给了AOC机会。

两人的第一场初选辩论定下了竞选的基调。老乔在本次辩论会上一言未发,因为他压根就没来……他委托了一个议员替他参加竞选辩论,自己去参加别的活动了。

世界名画《AOC与克劳利辩论,克劳利没来》

这么离谱的事情之所以会发生,还是因为老乔根本没把AOC放在眼里。但他很快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事后,AOC抓住这一点狠命攻击老乔,隔空质问他为什么不将选民放在眼里,连初选辩论都不屑参加?

老乔一下子在舆论场上非常被动。

AOC凭着自己的叙述能力一下子吸引了公众的目光,这让老乔更加吃瘪。

双方就此展开政策攻防战。由于AOC是选区本地土生土长的纽约人,除了去波士顿上了4年大学外,一直在这里生活,她自然清楚选民对什么问题不满;可老乔早就不在这儿住了,他一个选民也不认识,他怎么知道本地人想什么。

于是AOC的政策广告上写着如何解决本地问题,老乔的广告上只能和大家讲自己怎么对付特朗普……

在竞选过程中,老乔依旧呆在华盛顿和弗吉尼亚,而AOC则走遍选区的大街小巷,和每个路过的人握手。

自不必提的是,一个本地女生,辛辛苦苦打两份酒吧的工作养家,现在站出来代表本地人的利益,挑战一位巨人。而这个巨人每天在干吗呢?在弗吉尼亚的大house里数着大企业给的资金,对抗特朗普……这个巨大反差的戏码在选举政治中谁能拒绝呢?

于是,在一场被所有美国媒体预测为没有悬念的初选中,AOC以超过6成的得票掀翻乔?克劳利,创下2018年中期选举最大的冷门。

就算老派政客本人没啥恶名,对政治也很勤勉,他们的竞争力也在被政党间恶性竞争的糟糕形象侵蚀。因为如今“民主”制度下的政党政治早已发展到了“为反对而反对”的地步,只要一党支持的事情,另外政党一定反对。这种政党恶斗的局面,越来越招致民众恶心,使得不牵涉两党斗争的政治素人获得加分。

我国台湾地区现任台北市长柯文哲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2014年台湾地市选举前,柯文哲是两岸三地最著名的外科专家之一,他参考美国标准医疗程序及台湾医疗技术,在台大医院建立了“标准器官移植程序”,以维持器官移植手术的水准,增加病人存活率。堪称杏坛圣手,一代名医。

但因在台大医院失误移植艾滋病患器官案中,柯文哲作为团队主任被政府惩戒。柯文哲表示这种惩戒实为上级主管部门推卸责任的追杀行为,故一怒之下,弃医从政,竞选台北市长,要为自己讨还公道。

而参加选战之后,柯文哲很快在野整合中击败了民进党的候选人,原本因缺乏大党力挺而没有信心的柯文哲此时发现,台湾老百姓并不太喜欢这两大政党。

于是在与国民党候选人连胜文的最终对抗中,柯文哲祭出一面名叫“反对蓝绿恶斗”的大旗,抨击民进党与国民党不讲政策,只讲立场的“为反对而反对”行为,主张政府应该行善政,垃圾则“不分蓝绿”。

一下子,他就吸引了选民的青睐。

须知台北作为省会,经济发达,且外省居民很多,所以一直是国民党的大本营。陈水扁当年当选台北市长,靠的还是蓝营内部分裂。

而2014年,柯文哲打出“不分蓝绿”的口号,一举以接近六成的得票率击败连胜文,可见老百姓对蓝绿两大党间的恶斗有多么不满。

对于不少采用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和地区来说,素人政治是近年来出现的“非常态”,所以各地的精英社会都颇有微词。

有人阴阳怪气地说:“这些素人也不是真素人啊。”

的确,特朗普是富二代,参与过不少企业的管理。且他在纽约圈子里混,不可能与政治绝缘。泽连斯基作为乌克兰文化寡头,也管理着不少产业。

酒吧服务员出身的AOC,其实是波士顿大学国际政治专业拿到院长嘉奖(毕业成绩全院前10)的高材生,还拥有经济学的双学位,并且曾作为志愿者参与选举辅助工作。柯文哲则是陈水扁参选时的医学界后援会负责人。

可以看出,这几位“素人”的素质虽然良莠不齐,但都有一定运营组织和企业的经验。

但是有着管理经验和政治参与是不同的事情,民众厌恶的并不是有经验的社会人士,他们厌恶的是虚伪腐败的政客。也就是说,这个素并不是管理上“素”,而是政治丑闻上的“素”。

本质上来说,“西式民主”下政治精英的心态,跟马克吐温写《竞选州长》那会儿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时代不同了,当年大党大佬可以通过运作自己的政治资源,搬弄是非,反把好人的形象抹得黢黑,轻松打压同时代的“素人”;而今他们自个儿的形象败坏到不行,最多只能是一句“你行你上”。

但对于民众来说,选择政治素人,结果又会比这些“精英”差到哪里去呢?再不济不过是“我上我也不行(反正你也不行)”罢了。

换句话说,正是西方代议制民主制度本身的不民主,通过所谓“间接民主”压制了民众的选择,无法给民众真正的解决问题的出路,所以才让民众在无奈之下选择了素人。

选谁都是选,你们精英证明了自己不行,选个素人不至少还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服用个一疗程”么……

参考资料:

海外网:“政治素人”频频走上西方政坛的背后,是这样......

想想论坛:素人政治及其极限

风传媒:民进党政治斗争性展露无遗

相关文章推荐: